海源福星

当前位置:主页 > 爱心文章 > 心灵天地人 > 正文

生命中的陌生人

2007-07-26 09:51 作者:海源福星爱心会员 来源:www.haiyuanfuxing.com 点击:

        在我二十年短暂的生命历程中,与之有过交会的人很多很多。朝夕相处的亲人,师长、同学和朋友。他们大部分只是我生命里的匆匆过客,从记忆中倏忽而过,瞬间消失,只留下一个恍惚的背影。可是在这样一个夜晚,我独自一人漂泊在外,躺在异乡的星空下,忽然想起多年以前的一张脸孔来,那个曾与我有过一面之缘的陌生人。我甚至根本想不起他的样子,或许关于他的一切我从未用心去记忆过。
  那些支离破碎的片段忽快忽慢地闪过,黑白纯粹,画面遥远而清晰,记忆模糊而深刻。我发现时间真是一种奇妙的物质,它将往事层层筛选,让一些在记忆中打下烙印的画面在某个特定的时刻从脑海中奔腾流泻出来。我知道里面的许多场景经过时间和记忆的不断发酵、加工,早已变得面目全非。
  故事发生在六岁那年。因为事隔多年,我难以保证里面的许多细节都符合当年的事实。我只是根据脑海中还存留着的一些残缺的记忆向您讲述,一个真实的故事。
  大年初二,妈妈第一次独自一人带我去北方城市的姑妈家过年。两个人坐了将近五个小时的火车,才风尘仆仆地踏上了目的地。可是我们在约定的地点没有见到姑妈来迎接的身影。因为很久没来这里,妈妈对自己当年走过的路早已记忆模糊。牵着小小的我,站在节日人潮汹涌的街头,她显得有些着急和不安。
  十多年前,人们在一个城市里行走的公共交通工具仅限于公交车。于是我们站在路边等车,公交车靠站的时候等车的一大群人纷涌而上,很快将我和妈妈牵着的手冲开,涌动的人流把我挤倒在地。当我爬起来一看,发现不见了妈妈时就大声哭起来。行人们只顾着匆匆赶上车去占一个座位,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我。
  那个时候的我视线大概仅够的着大人们的大腿位置。我站在那里看着一双双脚步从眼前纷至踏过,忽然看见了一种熟悉的颜色,那种黑色的裤子是爸爸平日里经常穿的。情急之下,我便使劲抱住了那条腿,那条腿的主人就趁势将我抱起来踏上了公交车的台阶。
  等到坐定后我扭头一看,才看清楚这个人根本不是爸爸,而是一张陌生的脸孔,我一下子又哇地失声大哭起来。突如其来的陌生环境又加上惊吓过度,我只会一个劲地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那个陌生人用力捏了我的小屁股瞪着眼满嘴喷着烟臭味“再哭打你”。周围的乘客也并不投以奇怪的目光,他们大概都以为只是一个小孩在闹脾气罢了。
  就在这个时候过来了一个像爸爸一样的男人,他俯下头着急地说:“囡囡,你刚才怎么跑那么快。来,爸爸抱。”原先紧抱住我的那个陌生人只好松了手,移出了我的视线。泪眼迷蒙中我没有看清那个自称是我“爸爸”的人的样子。只是他身上那种淡淡的烟草味道,是我所熟悉的爸爸的味道,而不是那恶臭的烟熏味。多年之后在我回想去那段往事时,依然记忆犹新。他让我坐在他的膝盖上,凑近耳朵轻声问我:“孩子,你的爸爸妈妈呢。”我抽噎着,眼睛红红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原来,细心的他早已从我不寻常的哭声当中听出了异样,才略施小计把我从那个男人的手中抱回来。这是多年之后我在回忆那一幕时才顿然省悟的。
  我模糊地想起妈妈在提到那件事时说的话:“转身发现你不见了之后我的心急得直往外跳。后来我听见车里有小孩啼哭的声音,就跑到车子前面,使劲扳住车子的前窗玻璃,硬是不让司机开车。司机急了,他说我的车上怎么会有你的孩子呢。你这个母亲是怎么当的。可是那个时候我的脑子里除了要找到你就什么都没有了。于是什么形象和颜面都不顾了”。
  也许真的是事隔太多年,当时的焦急之情早已忘却、淡化,妈妈说这话时候的语气是轻描淡写的。后来司机终于妥协,答应让妈妈上车看看。当妈妈从人群中一眼发现我,然后悲喜交加地准备从他的手中接过我时,那双手居然怎么都不肯松开。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妈妈的眼神变得极不温柔,她愠怒地注视着他。这样的眼神我到现在依然记忆犹新,它温暖着我,并告诉我女儿在妈妈的眼中有多么地重要与珍贵。
  后来妈妈可能与他争执了起来,并且因为愤怒和一时极度焦虑的情绪而对他说了许多言辞犀利的话。然后他把我交到了妈妈手中,他用一种冷冷的目光看了妈妈一眼。走过来轻轻拍着我的脸说:“孩子,你要记住回家的路。”
  妈妈始终认为那个人是不怀好意的。“也许是个专门拐骗小孩的坏蛋。”这是妈妈带着偏见盲目下的结论。直到现在我也不认同。我记得的只有一双温暖有力的手把我亲昵地抱在膝盖上,掏出干净的手帕给我擦拭眼泪。还有离去之前,他对我说的话:孩子,你要记得回家的路。那么轻柔低沉的声音,却仿佛响彻在我的耳际。就是这句话,让我永远记住了他和他眼底注视的目光。
  过了那么久,当所发生过的一切都迅速在记忆里倒退,逐渐成为一个恍惚的背景时,他的目光和他的话却在我的脑海中浮出水面,清晰毕见。终于,终于让我坐寝难安起来。
  ‘要记住回家的路’,这句醒人之言,在这个寂静的夜里,在我的耳边回荡。一种记忆犹如醍醐灌顶般让我幡然大悟:何以会在这之后的十多年生命里,一种声音在时时与我同行。听见有人在心中为我敲响的警钟,在跌宕的生活路上指点激励着我前进。
  当年少躁动的我感觉生活的乏味,独自一人不告而别地离家出走。在孑然远行的途中,在陌生的城市漫无目的地游荡,就会有人在我耳边叮咛:孩子,你要记住回家的路。让我无论走得再远再决然,心中也会始终装载着故土上那个温暖的家和生我养我的父母。让我在经历了世事的沧桑磨难之后带着一路满载的收获,最终回到他们身旁。
  当我的心灵因为青春叛逆而出轨,当我迷失在都市的夜色中,沉醉酒吧舞会中时,让我在关键时机把握住自己,而没有在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下沉沦。
  让我面对荣誉开始飘飘然,沾沾自喜,它提醒我要在小小的成功和一片赞扬声前保持清醒。并且塑造一个坚实的自我,找到属于自己的精神座标,从而抵制住了从此不思上进,随波逐流的危险,没有让灵魂离自我越来越远。
  当我一次次地违背自己的初衷,苦苦追逐与寻觅,企图要追寻到一个心灵之外的世外桃源。当我经历了一次次的失意、心痛和心灵的撞击,这句话一直在心底深处召唤和牵引着我的灵魂方向。让我在迷惘和碰撞里,在寻寻觅觅的过程中,学会了坚强和豁达,学会了宽容与舍弃。让我最终沿着回家的路,找回那颗迷失的自我的心。
  我何以会成为一个容易动容的感性之人。在微风徐徐的夏日黄昏里,行走在路边,看到抱着婴儿的年轻男子,孩子香甜地在一双有力的双臂间沉沉睡去,年轻爸爸的眼中流露出无限的爱怜。一些那么微小的细节也会有一种温暖的感动在我的心头激起一层温柔的浪花。
  而多年后的今夜,我一个人独自走在异乡的途中,当空虚寂寞怅然若失的情绪一并袭来,当往事的记忆如潮水般不约而至,我才知道原来那些支离破碎的片断早已在回忆中获得了一种非同寻常的意义。我这才明白:那个只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陌生人,在我生命中占据了多么重要的位置!
  一句寻常的叮咛,绵延渗透至我今后的漫漫人生之旅,并时时从往事深处走出,启迪引导着我前进,照亮我身后的路径。
  我相信在无限宽广延伸的时空里,一个生命与另一个生命相遇的奇迹。“孩子,你要记住回家的路!”我会永远感激这句话,铭记一个陌生人带给我生命之初的醒悟和感动。
  前面是一家殡葬的人家,我轻轻的绕过,就在我走过这陈旧的房子门口的一瞬间,我的眼里突然闪现了一个人,遗像上的这个人,似曾相识的面孔。我退了回来,脑子一片空白,两眼茫然的盯着看。
    屋里一个声音传了出来,“好人不长寿呀”,“孤独一生临死了还惦记着给学生们说:出门在外不要忘了回家的路”。
    我的眼泪唰的一下无法控制,我不曾知道您叫什么,您走完了一个留下美谈的人生。
    我迈进屋里:爸爸,我就是您的女儿,您让我好找,您不孤独,您的女儿给您磕头送终了……
  此时此刻,在异乡这个孤独无眠的深夜里,我因灵魂的颤抖而清晰闻见他向我走来时由远而近那清晰的脚步声。

上一篇:做女人事情挺多

下一篇:拥有健康的身体,每个人都是千万富翁

推荐内容 | Recommendation